首頁 | 注冊 | 登陸 | 網站繁體 | 手機版 | 設為首頁 長沙社區通 做長沙地區最好的社區門戶網站 正在努力策劃制作...

您的位置:長沙社區通 > 新聞 > 歷史 > “按住蔣介石脈搏的人” !她是真·隱形守護者
“按住蔣介石脈搏的人” !她是真·隱形守護者
網址:www.kithkr.com.cn 編輯:長沙社區通 時間:2019-09-01 點擊:

諜戰劇《風箏》最后一集結尾出現了一系列人物的黑白照片,她們都是我黨情報工作中做出了突出貢獻的英雄。

其中一位是沈安娜,人們喜歡稱她為“按住蔣介石脈搏的人”。
1948年4月4日,蔣介石在南京丁家橋國民黨中央黨部禮堂主持國民黨中央全會,主席臺右二為沈安娜。這張照片同年4月14日發表于《中央日報》。

熟悉熱門諜戰題材游戲《隱形守護者》的人都知道,游戲里每一個看似無關緊要的選擇,可能都生死攸關.....
 

而真實世界中的“隱形守護者”沈安娜,可以說,其人生路上布滿了選擇和考驗。但她憑著速記員的一支素筆,潛伏敵營十四載,從未暴露。

19歲的選擇

放棄明星夢想  孤身前往杭州

沈安娜原名沈琬,1915年出生在江蘇泰興縣城的一個書香門第、世族大家。她從小就很倔強,拒絕家人為自己裹腳。

 

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受愛國救亡運動的影響,同時為了幫姐姐沈珉擺脫包辦婚姻的壓迫,沈安娜陪姐姐離家出走,前往上海。

 南洋高級商業中學舊址(1934年攝)

 

在上海,沈安娜考入了上海南洋商業高級中學。她的同學中,有好幾個已是電影明星,如王人美、黎莉莉。

左:王人美  右:黎莉莉

 

沈安娜之女  華克放:

我母親當時的一個最好的閨蜜叫葉露茜,她正和趙丹熱戀中。所以,我母親受到影響也曾有去拍電影的想法。

19歲的沈安娜,1934年攝于上海

1934年夏天,才讀完高二的沈安娜因為交不起學費,不得不輟學,去了學費較低且只需半年即可畢業的上海炳勛中文速記學校。

臨近畢業時,國民黨浙江省政府來招速記員。校長挑選了三名實習生,成績優異的沈安娜也在其中,可沈安娜卻不愿意去,她覺得“怎么能去衙門伺候官老爺呢!”

沈安娜在上海炳勛中文速記學校求學時所用的課本和詞典。

“到底是去當一個電影明星?

還是學會了速記,到社會上謀生? ”

年輕的沈安娜心中產生了彷徨。

就在這個人生的十字路口,她在“南洋高商”的學長——華明之和已與沈珉結為夫妻的舒曰信,帶來了一個消息。

左:舒曰信;右:沈珉(沈安娜姐姐)

沈安娜大吃一驚,這才知道兩位學長就是她所敬佩的、為國為民的“共產黨”。他們都是接受中共中央特科王學文領導的共產黨員,現在,黨組織希望“沈安娜去應試浙江省政府的速記員職位,打入國民黨內部為黨做情報工作。”

王學文,攝于1927,日本京都

1934年的11月,原先就向往參加革命的沈安娜接受任務,只身一人,從上海前往杭州。
那一年,她19歲,沒有成為一名電影明星,卻成了革命工作中一位演技絕佳的“女主角”。

1948年,沈安娜,攝于南京國民黨中央黨部辦公樓大門前

愛情的選擇

追求共同理想 情報催化愛情之花

根據黨組織的指令,沈安娜到了杭州,成為浙江省政府里唯一的一名速記員。
當時華明之在國民政府交通部上海國際無線電臺當業務員,實際從事地下情報工作。

1934年 21歲的華明之

考慮到沈安娜的安全,王學文特別指派華明之做上海和杭州之間的交通聯絡工作,由他來傳遞沈安娜獲得的情報。

華明之就常常在節假日清早乘火車去杭州,晚上再乘夜車回上海。浪漫的“約會”其實是傳遞情報的掩護。

 

1935年的5月,電影《風云兒女》上映,主題曲是《義勇軍進行曲》。

 

沈安娜之女  華克放:

我父親帶著一個口琴,然后帶著一個歌片,就到了杭州,在九溪十八澗,他們兩個人就在唱《義勇軍進行曲》。唱了一遍又一遍,我母親也就學會了《義勇軍進行曲》。

義勇軍進行曲就是他們的革命之歌,也是他們的愛情之歌,因為他們有共同的理想,有共同的目標。他們在一起,情報工作是愛情催化劑。

1935年秋天,經過組織批準,沈安娜與華明之在上海舉行了簡單的婚禮。他們成了一對真正的“情報夫妻”,并在之后相濡以沫、休戚與共近七十年。

1946年 華明之與沈安娜 

1989年,華明之與沈安娜被評為全國金婚佳侶。

  左:華明之與沈安娜金婚證 ;右:金婚獲獎交頸鶴

華克放將父母的默契配合稱為“流水作業法”。沈安娜在“前臺”,白天搜集情報,晚上回到家里把原始速記稿翻譯成文字;華明之在“后臺”,后半夜負責整編、濃縮、密寫、密藏和傳遞情報。

職業的選擇

磨練業務能力 誓做“無名英雄”

為了使情報工作做得更好,沈安娜和華明之曾有過一個“五條原則”。第五條就是不斷磨練業務能力。

圖片摘自:《丹心素裹——中共情報員沈安娜口述實錄》

每分鐘200字的速記技能,出色的文字功底和一手漂亮的蠅頭小楷,是沈安娜在國民黨內部“站穩”的“核心競爭力”。
國民黨中央黨部大門  重慶

1938年,重慶,沈安娜已“潛伏”進國民黨中央黨部機要處,開始參與有蔣介石主持的國民黨高層決策會議,獲取了更多國民黨高層機密。

1939年1月21日,沈琬(沈安娜)記錄的國民黨五屆五中全會的有關文件(臺灣國民黨史館保存)
為了提高記錄速度,也為了保密,沈安娜還自創了一種速聯符號,即使與炳勛速記教科書對照,別人也無法識別,如同獨創了一種密碼。
沈安娜使用的速記符號

而就在順利在國民黨內部“站穩”之時,沈安娜卻“鬧起了脾氣”。
看到一批又一批的愛國青年,到革命圣地延安去了,沈安娜內心也非常向往延安,還想到一線去打鬼子

與此同時,她每天見到的中央黨部里的國民黨官員,不是搶房子,就是搶官職,甚至于老婆沒有帶來的,還要搶老婆——她覺得烏煙瘴氣。于是,她真的就跟共產黨重慶通訊處的領導說,不想再干了,她要去延安。

1938年,周恩來、鄧穎超在重慶

幾天后,周恩來鄧穎超夫婦,把沈安娜專門請到他們在重慶的家中,和她談話,做她的思想工作。最后,鄧穎超同志說了一句:“小沈,你要好好努力,要甘當無名英雄。”
“什么是甘當無名英雄?”當時的沈安娜從來沒有聽說過,但是她記住了。

1979.12.27 沈安娜與鄧穎超在西花廳

信仰的選擇

兩度與組織失聯 忍耐與希望同在

在沈安娜長達14年的潛伏生涯中,夫妻倆經受過無數次危險的考驗,期間,還兩度失聯......而堅定的信仰是“定海神針”。

1937年年底,杭州淪陷前,他們同中共上級組織失去了聯系。之后,他們從報紙上尋找線索,決定先到武漢尋找組織!

1938年春,沈安娜終于在武漢八路軍辦事處見到了周恩來、董必武等中共領導人,并接到一個更加重要的秘密任務——打入國民黨中央黨部。此后,沈安娜又根據上級指示,從武漢遷往重慶。

沈安娜、華明之與華克放攝于1941年,重慶。

沈安娜之女 華克放 :

在重慶,我的父母住在上清寺街75號。我后來就生在這個地方。在重慶的這個家大約只有9平米大。夏天濕熱、冬天寒冷,有很多老鼠。
情報就藏在一個鐵皮小箱子里

1942年秋的一個星期天,到了和上級領導徐仲航約定接頭的日子,可是時間已過,人還是沒有來。沈安娜和華明之猜測應該是出事了。

徐仲航的公開身份是國民黨正中書局總管理處業務處長,但他其實是中共南方局領導下的秘密黨員。在獄中他經受酷刑卻堅不吐實,保護了沈安娜和華明之。

在與上線失去聯系后,他們按下了一個“靜默的鍵”,就是不能去找黨組織,而是要靜靜地、耐心地守住自己的崗位,等待組織來找他們。就這樣,熬了三年。

沈安娜之女 華克放 :

我問過母親,那三年你們是怎么熬過來的?過了很久,她才說了這么一句話:怎么熬過來的?希望與忍耐同在啊。

“忍耐是什么意思?

沈安娜說:“什么都要忍耐,在中央黨部,聽到反共叫囂,要鎮靜自若,不能暴露。
1942年11月,國民黨在陪都重慶召開五屆十中全會,會上一片反共叫囂。突然,坐在會場第一排的國民黨元老張繼站起來,手指蔣介石大聲嚷嚷:“共產黨就在你身邊,你還不知道呢!”而當時,沈安娜就坐在會場的速記席上。
沈安娜心中一驚,但迅速鎮定下來。她想,這一定不是說的自己,要是的話,早就被抓起來了。

那“希望”又是什么呢?

在“蟄伏”的這3年中,國民黨中央黨部曾考慮給作為速記骨干的沈安娜換一個好一點的宿舍。但沈安娜夫婦選擇守著破爛的9平米小屋,因為這是他們同上級黨組織聯系的唯一聯絡點。

直到1945年10月的一個晚上,期盼已久的敲門暗號響起來了。

當時任中共中央南方局情報部副部長的吳克堅來國統區領導秘密情報工作,沈安娜夫婦終于重新和組織接上了關系。

藏在小鐵皮箱里的情報又可以傳遞出去了...

吳克堅在重慶任中共中央南方局常務委員、《新華日報》總編輯;右:重慶《新華日報》民生路營業部

沈安娜的情報很特別,她不僅會記錄國民黨中央開會時的一些重要戰略決策,還會根據上級要求,把會場當時的氣氛及核心人物的表情、動作、語氣,包括蔣介石罵人,都仔仔細細、如實地記錄下來,以便于中共中央掌握敵人的內部矛盾和派系斗爭。

 沈安娜之女 華克放 :

恢復聯系后,從1945年的10月一直到1946年的5月,差不多半年時間里,國共合作期間,我父母提供了很多很重要的情報,在國共互相辯論的時候,我們黨總是占上風。

 沈安娜之女 華克放 :

我父親有一塊非常老舊的懷表。他會準時準點的,大約是在12點左右,和吳克堅同志接頭、會面。兩個人相向而行,手一搭,我母親獲取的情報,就從我父親的手里到了吳克堅同志的手里了。

被譽“按住蔣介石脈搏的人”

沈安娜自己卻說“我不是”

解放后,沈安娜從“地下”走到了“地上”,從旗袍換成了軍裝,戴上了軍帽,把自己長達14年的地下秘密情報工作,就像換衣服、翻書一樣輕飄飄地翻過去了。

穿上軍裝的沈安娜

但這14年里,沈安娜沒有一天不緊繃著神經,沒有一天不承受著暴露的壓力。

1951年沈安娜的保健證,上面注明患“嚴重胃潰瘍、神經衰弱、貧血”。

彌留之際,照顧沈安娜的小護工聽見她在昏迷的時候,嘴里還在喃喃自語:“我暴露了!他們抓人了,從后門跑……”

2010年6月16日,沈安娜與世長辭,在生命的盡頭,依舊牢記自己的使命:隱蔽!守護!

而對于“按住蔣介石脈搏的人”這樣的稱號,華克放透露:母親經常囑咐,“不要把我拔高了。” 

圖片摘自:《丹心素裹——中共情報員沈安娜口述實錄》華克放撰寫的后記

沈安娜去世前特意囑咐家人將自己省吃儉用積蓄的10萬元捐贈母校——江蘇省泰興中學,設立獎學金每年發放。這項活動已經持續了9年。

TAGS:歷史 | 新聞轉載:長沙社區通
頂一下
(0)
踩一下
(0)
最新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網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請注意語言文明,尊重網絡道德,并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長沙社區通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非法內容。
相關文章
精品導讀

更多>>長沙常用電話

大乐透开奖结果查询